新闻详情

弗朗西斯•培根:在阅读和绘画中凝视深渊

发表时间:2020-01-16

如果说好的艺术家擅长借用,而伟大的艺术家直接盗取,那么弗朗西斯·培根(Francis Bacon)肯定是一个特别精明的小偷。对他造成过“影响”的艺术家数不胜数,从委拉兹凯支的黑暗教皇到毕加索的立体化视角。

但比起绘画,文学或许更深刻塑造了培根的艺术。甚至可以说,他就是靠着诸多悲剧文学、创意和小说发迹的。

OCr8RfdudN4OfoxY8ukfB8todfvnrjbLDGLkLmt9.jpg

艺术家弗朗西斯·培根

“我把它们称为我的想象材料,”在1991年人生最后一次访谈中,培根这样告诉法国摄影师弗朗西斯·贾科贝蒂(Francis Giacobetti),而他所说的“它们”正是他庞大的书籍和照片收藏,“我需要想象那些引导我走向其他形式的东西,这让我联想到其他形式、主题或细节,进而影响我神经系统的图像,并改变基本想法。”

近日,在巴黎蓬皮度艺术中心开幕的新展“培根:书籍和绘画”(“Bacon: Books and Painting”)汇集了60件他的晚期(1970-1991)作品,并有12件三联画,以展现文学如何影响了这位伟大艺术家的创作。

VUxpoGSMQzTsVhGzD0ucpX0WEGk3Omn4HtCXGEqI.jpg

培根在他的伦敦工作室里曾有一个巨大的图书馆,上千本书随意放置在书架和地板上,供他需要时翻阅。而在1992年培根去世后,其中约有1300本捐给了都柏林的圣三一学院。本次展览将这些书全部借来,为众提供进入培根作品的另一条途径。

“我觉得把这些书放在一起,可以真实地感受培根的工作方式。”本次展览的策展人迪迪埃尔·奥林格(Didier Ottinger)说:“我想,‘哇,这个男人可不是用书来装饰屋子的。’”

培根阅读、标记并经常将部分书中情节运用到绘画上,比如埃斯库罗斯,莎士比亚,让·拉辛(Jean Racine),巴尔扎克,尼采,乔治·巴塔耶(Georges Bataille),弗洛伊德,艾略特(T.S. Eliot),约瑟夫·康拉德(Joseph Conrad)以及普鲁斯特等作家的书他经常会翻。在1966年与英国艺术评论家大卫西尔维斯特的访谈中,培根表示,其中一些已经融进他的血液(by heart)。

mZ1aIv0wYC4HIGVAwUJYtX907AouvN9JRNT20JDW.jpg

1963年与培根成为朋友的传记作者迈克尔·佩皮亚特补充了一些培根最喜欢的文学作品——像普鲁斯特《追忆似水年华》,艾略特的《四个四重奏》(Four Quartets)和康拉德的《黑暗的心》都是“孤立的文学高峰,而培根又是他自己那种孤立的艺术高峰。“

培根喜欢的作家间有一条隐秘的逻辑,即反对当时的价值观,反对教条,无论是宗教的还是政治的。

而对艺术家来说,之所以有如此趣味,可能与他早年经历息息相关。培根1909年出生于爱尔兰一个上流家庭:父亲是一名上尉,母亲则是一位富有的煤矿继承人。糟糕的家庭关系是他童年的噩梦,尤其是父亲,他在发现培根穿女装后,曾愤怒地将他赶出了家门。

uWKyX5UaEXmWSXJgPQs7Xs3gpHAPYISseXS2SkTA.jpg

后来,培根的同性恋取向,以及无神论的宗教思想更激化了他的家庭矛盾。所以在培根的画中,他几乎一直在寻找一个父亲形象,在这个过程中他找过妓女和情人,并经常因此陷入虐待关系。

书籍于是成为他创造自己新形象的一种方式,并在他彷徨时为他指引了方向

“他非常喜欢赤裸裸的悲剧故事,因为他认为自己的生活就是同样的悲剧,”佩皮亚特说。“他在书中找寻他的同类。”

0pW9HDjRNEPsWBAVRrZpyopUVgD7hG0WxCwWnp27.jpg

弗朗西斯·培根《纪念乔治戴尔》(1971)

巴塔耶的作品为培根的性取向打开了大门;尼采给了他一条没有宗教信仰的,通往存在意义的道路;埃斯库罗斯(Aeschylus)则给培根提供了一个宏大的方式来构建他的个人悲剧,其中包括他交往8年的情人乔治·戴尔(George Dyer)在1971年死于吸毒和酗酒过量。

特别是埃斯库罗斯,在培根的生命中占有特殊的地位。他相信,没有哪个作家能像埃斯库罗斯那样捕捉悲剧。1985年,他在接受英国电视台采访时说,这位希腊剧作家的一句“人血的恶臭正向我微笑”让他想起了“最令人兴奋的画面”。

Tq5SyZgon400zNv6m6DqsjDK9k5VDGFcVcQaXhuU.jpg

弗朗西斯·培根《1944年三联画的第二版》布面油画 198×147.5 cm  1988年作

iPxu1b3NUcj5fhkORgGen2dFuqi1MVkhvcSWKcaP.jpg


北京中科信文物鉴定中心有限公司

版权所有:北京中科信文物鉴定中心有限公司京ICP备20013430号-1

技术支持